杂言。

窸窸窣窣的声音令人发毛;未知感袭来,同样恐惧的屁滚尿流。
要不是阿唇给我搞了一个博客app,我可能一直忘了我上一次写博客是在二月。
情人节的前一天,想写点什么给空哥真情告白,
但由于种种原因,虽然不可否认有感动,但是就当时敏感脆弱又小心翼翼的我来说,
当时的感觉就跟同样当时未熟透的草莓一样,酸涩又带有一丝甜,总之不够纯正。
在没写博客的这几个月里,有许多变化。变化是递进的,不是改变,改变是转折的。
我跟空哥一直都说彼此之间太熟悉,甚至都不需要磨合。
其实磨合是需要的,只是我们之间彼此的磨合方式不同,没那么世俗。
对我们来说,我们之间的磨合就是更真实,更亲近,更无话不谈。
这几个月里,所有的事情看似都在安排计划里,但其实未知无处不在。
我考完了几乎所有的关于教师的考试,有些结果虽然不尽人意,但成绩倒是出乎意料;
找到一个工作环境相对宽松的工作,虽然加上路上的时间,我几乎十二个小时在外面;
虽然我几乎每天油烟,不敢穿白色衣服,但我觉得总体来说还不错;
只是下个月的请假让我有点难以启齿。
整天自我暗示自己不是一个粘人的女朋友,但是超过两天不见空哥就开始想念;
每天都打电话,每天都开视频;
未知感袭来,被恐惧占据内心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空哥。
跟空哥 在一起之后,并没有大家以为的那种多年愿望终成真的激动,
就是平淡的想念,平淡的笑闹,平静的甜,平静的那么那么多的喜欢。
喜欢到每每想起都想要开心地耸肩眯眯眼~
前天520,凌晨爸爸突然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之后发现是结石。
大早晨把空哥从家叫出来,带我去了医院。
在医院,看到爸爸,无力感袭来;
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也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只能用疑惑的脸面对所有人。
一瞬间,我突然知道长大是什么。
可是我也意识到虽然我已经有能力做出一些决定,有能力安排自己的生活;
但我终极没长大,我还没长大到足以支撑面对任何未知和恐惧。
但好在,我还不孤独,
不至于独身一人面对成长,不至于无助的时候只能用双腿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