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终有时

年终总结什么的 说白了都是形式
哪怕是形式 也至少应该认真一点 写在明天
但是合理预计 明天估计我就已经深深陷入过年前的恐慌了
所以只能在最后一个相对清醒的晚上写下点什么。
最近无论是写日记还是别的什么,总是一副啊啊啊啊啊的破娘们姿态,
对自己的这种状态莫名厌烦,我希望自己是独立且少被影响的,事与愿违。

二零一六年

大概是我有印象以来过的最起伏的一年。
逐步脱离学校,离开之后开始想念,但终究回不去;
永远摆脱不了的考试,经历着一场又一场毫无关系可言的考试,
无论是否准备充足,都能泰然自若的在考场冒充大尾巴狼,我称之为成长,
好在最终结果虽有差强人意但整体及格;
没有学校收留的人在家呆着会有罪恶感,所以开始兼职,
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在某些看不见的方面也算是得到了锻炼;
抱着“面试不过是一场瞎聊天”的态度,通过金正大的面试,入职成为培训助理,
这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份工作,压力巨大索性乐于挑战,可惜终究没通过实习期,
因为学历;
好像就是这些一段段不成系统的经历,让我有了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自信,
我似乎更加乐于坦然的接受一些不熟悉领域的挑战了。

许多年前,我就在想,我大概可能会很晚恋爱,很晚结婚,
我不难过,反而觉得顺畅心意。
所以当恋爱这件事真正来临的时候,我以最平静的姿态坦然接受,然后享受。
这段感情终究没有撑过农历新年,腊月初九,我说分手。
不能责怪具体是谁的问题,总之就是有问题,而且是我觉得解决不了也不想解决的问题;
恋爱的后半段,我觉得处在那个状态下的自己很尴尬,彼此都在逐渐丧失的倾诉欲最终把我击垮。
所以坏人我来当,伤人的话我来说,拒绝解释,拒绝挽留,拒绝和好如初;
我用最决绝的态度冷却他对这段感情的来回反复,做法最不地道但我别无他法,
毕竟我在谈恋爱这件事情上也不过是个愣头青的毛头小子而已。
一度快要神经衰弱,但好在我死猪不怕开水烫,整夜不睡也能人前嬉笑打闹,
现在的我已经能顺利进入飘着肉味的美梦里了,老天爷待我不薄。
庆幸,哪怕现在分手快二十天后,他发来的短信里依旧觉得我是一个逗趣、爱自黑、懂得多的女生;
虽然这些话无从考究,但能看出我的伟大形象还没垮掉。阿弥陀佛

二零一七年

新年愿望是【take it easy  多吃鸡腿少吃亏】
我不管,反正还没过生日,我还是只有二十二岁。
我还小。
可以有喜欢的人,但已经充分理解有些人注定不会在一起;
有说得上话的朋友,连性格测试都一毛一样,我们最大的共同爱好是吃肉;
无比轻松的家庭环境,向着我的爸爸,还有能陪我一起撒娇的妈妈;
还有我这一身肥肉但充满力量,没有男人也能自己扛水换水,让自己渴不着饿不着就是最大的追求。
我很满足现在所有一切的状态,但依旧想成为better me,更爱自己,更理解他人,更适应环境。
嗯。就这样。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