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光

这是一个有光的世界,不是只有你头顶透着光。

我的生活圈子无比单纯,且我也乐在其中。

不完全溺爱但乐于沟通的爸妈,他们爱我的方式是认真听我的所思所想。所以我乐于向他们表达我的任何想法和困惑,我不觉得有什么事情是可以瞒着爸爸妈妈的,因为并没有必要。没有说出的话是羞于启齿,但真正说出时候的释然会很爽,这种感觉一定比隐瞒时候的晦涩来的好太多。我们会有意见不合,但是他们对我的试图理解会让我有莫大宽慰,最终无论是谁的观点占上风都不会让我不舒服。我承认自己是敏感爱乱想的人,但我庆幸我的爸爸妈妈把我的敏感保护的很好,敏感会让我在许多时候比别人体会的更多,我喜欢认真体会自己心情的感觉。

兴趣相投、作得一手好死的朋友,我觉得可能再也找不到像阿唇这样一个朋友的存在。我们有太多一样的恶趣味,所以无论在哪一个点都不会觉得对方的话突兀。对他说话我永远都不会思前想后说这句话是不是会让他不开心,会不会与我的形象不符,不用刻意维持形象于我来说是最大的赦免。看最后一集康熙哭成狗的时候,我会发短信告诉他找个安静的地方看,因为我知道他和我一样也会哭成狗,毕竟大庭广众的太丢脸了。我会放心把所有密码都让他知道,因为我并不觉得有什么秘密是要瞒着他的,也没觉得对他有些话是羞于启齿的。(但如果你瞒着我出《大脸日记》我一定提着刀去你家找你。)他懂我所有的点,我最爱圣诞礼物,所以无论是生日礼物、圣诞礼物还是新年礼物他从来没有漏过一次。他说老男人茶话会要一直有,我说必须有。因为我可能不会再遇到第二个阿唇,也不会再认识一个像贱西那样好到无下限的善良人。

很久不见,再见依旧熟络的朋友们。我不是喜欢广交朋友的人,也不热衷于和朋友们时常的联络感情。但有那么一群人就算我们许久不见,再见时对方的脾气秉性依旧熟络于心。我喜欢他们有心事时想起我对我倾诉,这种依赖我乐得所见。如果我说你是我的朋友,那你一定很辛苦:虽然大多时候我都表现的很懂事,可触碰到我的坚持的时候一定忍我忍得很辛苦。谢谢朋友们的包容让我一直觉得生活中有光,坚信就算人生多有不顺但终究会归于平安顺遂。

无比和睦的大家庭。成长中的这么些年,我从来都不觉得爷爷奶奶家和姥爷姥姥家有什么区别,从不觉得表兄弟堂兄妹之间会有隔阂和疏离,从不觉得孝敬老人家是义务和责任,在耳濡目染中那只是顺其自然在做的。爸爸总在说,有时候看起来在吃亏的事情可能本质是在收获。不无道理。我也一直坚信人没必要斤斤计较的活着,和睦有爱的氛围才最有利于长寿。

我的世界只有这些,但也不仅仅这些。可终究是个单纯的小世界。许多时候我不能理解我周围同学舍友失恋或者跟长辈吵架时候的纠结难捱,不知道是我太幼稚还是她们太凌乱。看着她们号啕大哭唉声叹气,用拉黑某个人删掉联系方式这样充满仪式感的事情让自己得到安慰,亦或者只是想自己为自己营造一个足够悲凉的气氛来衬托此刻的心情。我默默在旁看着无法说出一句安慰的话,因为我对她的心情毫无体会。

在我的世界里,爱永远不会亮红灯。一束束的光,锻造着现在的我。我愿迎着这些光慢慢长大,就算终有一天我要独自面对来自混沌世界的种种考验,我也不会无措,我相信,被爱浸润的小世界会护我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