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有春色 心似荒草

2018第一趴

从年初混到年中,浑浑噩噩。许多时候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但清楚的知道不该这样。

使不上劲的无力感,丧心病狂。

现在自己觉得比小时候长大了,但依旧珍惜小时候想矫情的时候随时在矫情;

仍旧会莫名其妙打开备忘录写下当时想说的片段,前一秒组织好的语言,不注意的下一秒有可能就忘记了。

一月

被贫穷打压到丧失斗志,当午饭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时,我不认为还会有心情刷题写试卷。

连带着指甲油都在自动脱落,很颓。

头发浓密 睡眠良好 财富自由 情绪稳定--人生的四大目标在我多年努力后仍旧只实现了仨。

贱西像救世主一样出现拯救了我和负债累累的唇弟,

飘雪逃课的中午,在星巴克见了贱西,半年未见诉说彼此的近况;

说话说的很累的半下午,在KFC敲定了我们仨小小的合作创业。

从未有过的果断执行力。

临别前我们拥抱,说,希望再见时我们都是没有负债的有钱人。深得我心。

二月 春节

2018 希望充满爱意 希望沉稳生活

大概是天气寒冷,突然热衷给人送温暖,稍稍有钱的我没有之前那么扣扣搜搜,

想让周围人觉得温暖,也想让自己更开心更有仪式感。

今天是iKON打卡的第880天,终于在二月份收到了少年们的新专辑。

是沉浸在挣钱成就感 以及寒冷中努力汲取温暖 并且成果颇丰的月份。

三月

和发小的每年一约。

忘记是从时候开始,每年寒假总要和闫明敲定春节之后的某一天见面吃饭。

很久之前我觉得啊,口头上的约饭一定会无疾而终;

幸好,我们一直在努力实现这极其难得的仪式感。

改掉了每年给刘昊空说生日快乐的习惯,觉得,

仇恨 即便是对卑鄙者的仇恨 也会扭曲外貌。不想变成丑八怪。

3.14 霍金飞向了群星。

从高中开始写议论文的那一刻开始,霍金伴随了我整个高中以及高考的议论文写作。

奇妙的亲切感,他是我见过的所有面貌扭曲的人里面,长得最英俊最好看的人。

是定律和常规被打破的月份:

穷鬼谷开始恋爱且进展飞速。考试结束瞬间陷入无尽的迷茫和懒散。

徘徊犹豫中收入达到历史最低。all is okay/

四月

躲在家里对抗过敏,偶尔出门。

过了这么久,我终于认清现实。

长久以来,一直陪伴着我无论顺境逆境,随时随地,无时无刻努力争取存在感的大概只有过敏了。

习惯了,只想他们消停一下。不会全身心希望他们彻底消失,心态平和了许多。果然,是需要磨合的。

闲下来的日子里,沉迷英语和健身,虽然收效甚微,但是雷打不动的坚持每天打开各种英语app和keep。

被打卡的成就感征服。

开始被相亲,

一直觉得我已经打心眼里接受了相亲这种social,但是车到山前时,还是会有细微的抗拒和愤愤不平。

但还未有切实的见面,相信到时,我的内心一定异彩纷呈。

我唯一的坚持,大概就是,

像《麦田里的守望者》说的,一定要和笑点和我一样的人结婚。most important/

最伤心,豆豆被咬,一蹶不振郁郁寡欢。全家陪他痛,梦里都是情景再现。

好在你是一只灵魂自由身体强健的小伙子,现在的你,依旧以饱满的精神在看家护院。真好。

偶尔心情很差,要求阿唇拍郝山给我看,这个狗崽子是目前为止最神奇的治愈器。

陪阿唇带狗崽子去打疫苗,看着狗崽子在阿唇怀里的样子,哆哆嗦嗦赶紧拍下温情一瞬;

昨天在回程的汽车 看了阿唇在饱嗝上新写的东西,简直就是一个老父亲对他的傻狗儿子的真情告白。

温暖得不可思议。连坐车导致僵硬的屁股墩儿都得到了缓解。

是五月啊

嘴里的葡萄糖酸钙变成空瓶,无法给我带来感官刺激;

树荫下免于太阳直晒,但脸上的汗雾还未消散;

微乎其微的风吹过,竟是凉爽的。一瞬间,得到安慰。

去菏泽赴考,和几年前同样的考试地点,

走进校园的时候,还能想起我考完试给他打电话的样子和场景。

学校依旧看起来豪华广阔,内里依旧空洞布满灰尘。

考试结束的瞬间开始陷入落魄。

各种情况和人情凉薄袭击着我,被困顿疲乏包围。

自此,彻底放弃笑脸迎人。

回程的汽车上,热络聊天自来熟的人们,

讨论着考试的见闻、彼此的赴考经历。

言语中的兴奋显而易见,甚是佩服。

我独自 在思考 如何优雅的剥开包里的丑橘。

最后的最后,告诫自己:人生苦短 唯勤是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