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我以为夜深人静会思绪万千,但实际上,远不如淋浴间噼里啪啦的水声来的有灵感。

我以为时隔许久 经历良多之后再打开这个博客我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我现在难受的脑子里只剩下骂人的脏话。

我有多久没认真写东西,日记每天都写,但除了琐碎的流水账,我真的太久没独立的思考过了。

一整年的日历被撕的只剩一小沓,一年份的日记也翻页翻到脊骨处。在没写博文的这近半年里发生了太多,猝不及防到我来不及记录。

半年前还觉得甜蜜窝心的男朋友也终于成功成为了压死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深知出现了我不想解决的问题,彼此也跟明镜儿似的知道彼此不合适,那就分手;我试图分手之后能当朋友,但其实不能。至少我不能做到当下立刻和不是单纯想和我当朋友的人 做朋友。我不傻,能看出他的意图。恰巧,他的意图是我不能接受的范围。我别无选择,挑明所有意义不明的心思,决绝说出没有挽回的余地。

然后,他伤心了。当初所有碍于喜欢说不出口的金钱利益纠纷也变得顺口了许多。到底是我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他。还钱,两清。既然觉得还钱就能两清,我就给你。

他的信用卡还款日,阴云密布的。我来不及洗脸,来不及化妆,恐怕呆在家的我管理不好自己的情绪,匆匆跑到万阅城的小角落。我想尽一切方法借钱,第一次知道万阅城的安全楼梯打电话回音这么大。把钱转给他的一瞬间,我就差为自己傲人的骨气起立鼓掌了。那天我很开心,仿佛自己丢下了一个包袱,淋雨回家也丝毫没觉得冷。

当x变成ex,销声匿迹。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收到钱之后开不开心,不能做到善始善终的人一点儿都没有礼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啊哈哈哈哈哈

没写博文的半年里,我频繁出入医院,频率直逼医药代表。当医生告诉我不用再去抽血化验的那刻来临时,我就想放挂鞭。告诉所有楼层的药房我再也不用去拿药了!包括儿科急诊药房的老女人!

我狠心把自己扔进士博这个大熔炉,试图逼自己再拼一把,试图逃避社会。只是我没想到是在我这么穷的时候。我以为能心无旁骛专心学习,累炸毛了可以大吃一顿然后推个币。

然而,作业写不完,错题整理不完,背诵内容拼老命往前赶 到周考月考还是想不起来简答题准确的答案;空调制冷制热都很毛包,烦躁到疯狂挠头,然后疯狂掉发;六百人的大教室里有老鼠,于我来说就像随时随地的定时炸弹,全身紧张蜷缩在木板凳上,不忘拼命记下心理学笔记,旁人看来我似乎也没那么怕,其实内心随时随地都在干呕,毕竟心理建设也很重要。毕竟我老爸不在我身边,没人让我能真的安心。

有人问我,是不是真的很累?我说还好。我那么会偷懒。其实算上我的偷懒,真的还好。但是太过压抑,我从没体会过,被学习疯狂打击之后还要算钱够不够吃中饭的感受。老天爷都在授意我要减肥了啊这是。可是医生说我的药必须饭后吃啊。

明明身体状况已经跌到谷底,吃饭的钱也愈来愈少,但小脸依旧圆润的不可思议。许久未见的人再见也说我的脸更圆更可爱了。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好吧。装柔弱都无能为力。

我已经在努力控制了。在每天吃激素的两个月里,胃口大开的我已经抛弃了之前所有爱吃的但现在没钱吃的好吃的;取消了所有喜欢的美妆YouTuber的订阅,因为我已经无力负担任何护肤品任何彩妆。为俩月没买口红的自己疯狂鼓掌!没关系,激素让我面色红润。

哈哈哈哈哈哈哈又到月底,又快到月初。

还不上钱的我,真悲伤。

我想写篇博文,很久了。然后我花了很久很久的时间写了很长很长的博文。但是无法发表,很长很长的博文消失在了代码里。我又用了很久重新还原了这个博文,我不知道跟之前相比漏写了什么,反正我也想不起来了。就这样。通宵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