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8

我一直不断幻想18岁生日来临时的种种情景,不断期许在生日来临时得到许多人的祝福,

生日真的来了,18岁像个巨大的怪兽扑面而来的时候,我早已汗流浃背的进入了梦乡,醒来时,以安稳的成为了一名年满18周岁的黄瓜大闺女。而祝福寥寥无几。或许大家早已忘记这个我期许已久的日子。

许是我心有不甘,不认命的在空间发布说说,宣告我18岁的来临,大家顺其发展的送上「生日快乐」。这时的阿坤淡淡的说「我觉得我又犯错了」,无所谓犯错与否,习惯就好。

是个咒,8.9号的确奇特的要命,从早上起来就阴郁的天空提醒着我的18岁。每年生日都会阴天下雨亦是我记忆以来重要的符号。

我像个小丑,自己和自己玩着;我不想相信我「处心积虑」的好人缘瞬间被惨淡的现实击倒;我不相信我「费尽心机」制造的感动最后换来的是「忘了」的结果。我大咧咧地表示无所谓,其实还挺不舒服。

我的第一份生日礼物是一张很「三俗」的图片,是阿唇送的,所以我对这种风格也见怪不怪,谁叫我就是一俗咖。即便如此,我依然承认这是我的第一份礼物。

我一直躲着18岁,像是要付法律责任那样难就其责。可是不久前,似乎意识到无法逃避,我试着接受。

每天认真的看CCAV新闻联播,希望通过量的积累达到质的飞跃;向爸爸妥协,学习我极讨厌的做菜,看着手腕上被油烫的水泡,我更讨厌厨房了;自己洗衣服,觉得自己洗的衣服倍儿香。

今天我换了一个牌子的咖啡,难喝极了,(虽然上面全是外文)。所以我决定换回雀巢,我就是一走低端路线的命。

我妈送我一个银质手环,看着不错,但是带在我黑黢黢的手腕上,感觉怪怪的。

在我写下这些字的时候,我已经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已成年」的既成事实。现在,我应该去把臭袜子洗了。

----写于201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