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力架太腻

晚上临睡前看到唇弟的长篇回复
开始以为是加也字的复制
之后觉得刮起一阵矫情风
最后真真满心感动 心脏温度直线飙升

唇弟说点点账号被外星人劫持
但是我的梦想好像都被劫持了
虽然我们当年都有梦想
关于文字 关于创意 关于最正宗的寿司
可是我却从来没为这些梦想做过什么事情
老实说 我也只不过是真的把他们当梦来想想
平淡但是闹心的日子似乎像海平面那样遥不可及
我想让自己过得舒服一点儿
不想被同化变成像母妖怪她们那样聒噪的家雀
我依然怀抱最正宗寿司的梦想
可是离做梦的权利都越来越远

不奢求能再找到唇弟这样臭味相投的朋友 也不祈求还能有贱西一样的狗任我欺凌
有的朋友一个就够了
但是身边这些low货长久下去会让我丧失语言功能 然后积郁于心 然后一命呜呼

大概是士力架吃多了 胃里像是裹满了可可脂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