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宴

18年来,头回参与「升学宴」这种东西,我饱尝被装逼的滋味。

本想装病逃脱,可我爹打着「和哥哥交流」的旗号把我押到了车上。尼玛啊,还哥哥,我连对方长什么样都完全没印象(隐约记得他妈来我家说儿子考了650,没考好巴拉巴拉的)。一路上,我爸一直告诫着:要有礼貌,要主动问好,主动打招呼,主动给周围人倒茶水,在场上就是为了锻炼自己!卧槽,这是要锻炼成三陪还是服务员啊?

走进【XX饭店】满面金油的大厅,除了湿漉漉的人头和满地泥水的地板,什么也没引起我的注意。经人指引,总算看到了【石府升学宴】的招牌,可放眼望去,全是陌生人,我爹熟络地和中年秃顶男人打招呼,我听话的挺着自卑的胸,陪着不露齿的笑,迄今为止,没有见到所谓“哥哥”。

随便找桌坐下,和一堆乡下人坐对面,看着他们胡吃海喝劣质奶糖,我脑袋嗡嗡响。「哥哥」总算出现,颇符合650的形象。我妈一眼认出来,拉着人家跟见了亲人似的不撒手,还不忘介绍我「这是我女儿,你们以前见过的。马上上高三了,你们好好交流啊。」瞬间有了置身万人相亲大会现场的感觉。

就这样,我被我妈和650的妈妈安排到了同一桌,「怎么称呼?」「亓XX,不用说你不认识我,其实我对你也没什么印象。」「哦,这些都是我同学,他们也都今年毕业,你几年级?」「高二,明年高考。」「几中?」「四中。」「你初中在哪上的?」「实验。」「哦,实验很有名,去一中的现在也都是尖子生。」「嗯。」「你不用拘束。」「呵呵,没有没有。」期间我收到了我妈暧昧的眼神。沉默沉默,看着同桌的一群人,我被一中理科班强大的屌丝气势吓的快窒息了。

然后我就一直双手并拢,夹在两腿之间,因为我刚涂了玫红色的指甲。

上菜了,大闸蟹,恰巧我前面没筷子,我就伸着红黢黢的爪子捏了一个,磨叽又自我做作的吃完,旁边的标准理科男总算意识到我没筷子这个事实,我得救了。

跟着高材生的节奏慢悠悠地吃着,然后闲聊,最后和650 say goodbye,走到我妈面前。

似乎是我勾搭650的状态让我妈很满意,拉着我的手说:“宝贝儿,吃饱了么?”

--饱个屁,给我来碗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