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沟槽

很少抱着键盘到外面写东西
觉得无意间透着一股做作又装腔的气质
但家里慢节奏的氛围的确只适合睡觉
跑到咖啡馆  坐在最角落的位置
先做了一套教师资格证大试卷
错题无数  果断放弃
搬出键盘想写点什么  但也毫无思绪
大姨妈到访喜欢甜的
以前只要冰拿铁  今天改换热热的焦糖拿铁
月初和坤坐的位置 今天坐着几个聒噪的韩范少年少女
夸张的哈哈大笑和不明所以的大声讨论
对这种行为无从辩驳  只是的确和扩音器里的慵懒爵士格格不入
其实我也不喜欢爵士  hiphop才是硬娘们的风格
不过  咖啡馆的冷气确也是和萨克斯更配
透过收银台间隙看到一墨镜哥哥  纯黑墨镜
觉得没必要的同时  嗯  戴墨镜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无意间在空间看到鸡血小哥出去玩的照片
热血不在  但余温还依稀记得
人啊  果然过了当下的那一阶段  就变得刻薄又尖酸
妈妈说妹妹一直在关心我什么时候把自己嫁出去
关心的程度和频次都让我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关你屁事
额  这么说有点不文明 但话糙理不糙  呵吐!
对于把自己嫁出去这个话题  它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啊
牵扯的关系和方面想想都觉得庞大又密集
可是微博最近老给我推送大牌婚纱的图片  我就有点想不通了
现在网络大数据都已经神奇到能读懂生活里的人情世故了?
如果真的有生活沟槽  那我现在一定就在这阴沟里
高不成低不就  放眼望去  无论哪方面都飘渺毫无定向
什么都想学什么都拿出行动
21天养成一个习惯这种屁话我毫不相信
因为对我来说  放弃一个习惯  无论养成多少天  放弃就在分秒之间
于我来说行之有效的大概只有写下来
写下来的计划  就算进行充分的思想安慰  如果不完成依旧会满心隔应
找个法子整治自己也是一项艰难的任务
大概是我的遗忘速度自己想想都觉得可怕
所以才会养成写东西的习惯
写东西允许胡言乱语是大姨妈到访的特权
一切都怪大姨妈是我独特的过错归责原则
阿一西   胡编乱造的脑仁疼
就这吧  我再攒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