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摸着小肚腩想历史故事,很多情节不记得了,但还有许多画面是一直影印在脑海的图像。
阴郁的天气,逼仄的心情,好感度对应丝毫不受影响。
我这个人啊,对于有好感的人会拼死纠缠。可总有些是直觉不喜欢的人,我大多置之不理。
很少跟人闹僵或者其严重冲突,因为我嫌累得慌。
印象中的历史故事也是相对匮乏。
初中跟丁吵过一次,冷战一星期。忘记吵架的原因,回想起来全是车区门口遇见时的尴尬。现在她坐在我旁边督促我快好好学习。
高中跟王艺静闹过,极小的事情,她冲我大吼一通,我一句话都没说,回家默默给妈妈告状。现在她因为怕我嫁不出去而各种担忧。
一年前跟刘昊空搞僵,冷战一年,说白了原因大概是因为他找女朋友了我不服。现在他在问我为什么他家乌龟为什么不吃东西。
……

身边的人来来回回,但我向来是个神奇的人,多年以后,你的朋友和你不再是朋友,但和我依旧亲密无间。就算我们有过不愉快,但是我会回想起来印刻在记忆里的喜乐画面。因为你们是我潜意识里归为朋友的那一类。因为是朋友才知道就算我又小脾气你们也会原谅我的,哼~
也有例外。
昨天在朋友圈指名道姓又恶劣的骂了一个人,不是因为把你当朋友,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对我的朋友不好。的确我们曾经也嬉笑打闹,但我不能把一个回想起来画面中是掀我裙子的人归在朋友圈内。
我喜欢君子之交淡如水自然不造作,但成长中的真切陪伴画面还在,却无法保留,最是嗟叹。
小时候有段时间频繁搬家,最短居住的一次只有两年,大约三四年级的时候。
吃饭的时候无意间和妈妈说起来这段历史,妈妈无意说“当时那个小区你还有两个好朋友你还记得么?两个长得很漂亮的小男孩。”我记得啊!虽然样子我都不记得了,但是开心的画面和感觉我都记得。那个当时来说偏远小区里,他们估计是我最美好的记忆了。
或许多年后我们会再见,或者已经相见。只是年岁久远,就算你们也记得我,但是估计我们谁也不会认出谁。擦肩而过亦是无缘再见。小时候的陪伴最为珍贵,感谢玩闹的时光,也感谢留有想象的回忆。就算再也无法坐在一起畅谈小时候,印象中的你们依旧是活泼可爱的人儿。
小肚腩长势可观,无法控制;遇见形色各样的人,无法控制;跟何种人深交,便是唯一可控。

最后感谢自己的控制力。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