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作姿态

无法理清自己的情绪,不能在打字的同时顺畅表达自己的想法,只能手写下一堆杂乱无章的字。已经很久没这样了,久到我以为我已经戒掉了这个习惯。

A little.

我只是有点儿不开心。

以前有人问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怎么发泄,我答说“写东西”。现在想来答案依旧如此。

没有男朋友的这些年,我学会的最值得骄傲的技能是爱自己。写东西的过程是我了解自己情绪的过程,也是我独自疗伤的过程。不否认是敏感的人,总归需要一个途径来认真了解自己的情绪,抚平无端或者有意的各种起伏,妥帖安慰自己内心的小九九。

我深知人类爬上食物链最顶端的这些年岁里,获得的权益中,也就言论自由最有人情味。可做人总归要知道,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必定会有另外一些人承受无故的伤害或自我否定。这合常理但不公平。

不想成为圆滑世故的人,那嘴脸无疑讨人厌。但我努力让自己成为包容的人,包容其他人作为独立个体的习惯和喜好。我能切实体会自己的喜好被他人否定批判时的刺痛感太灼热犀利,至少现在的我无法轻易疏解自己的阴暗爆发。

把所有情绪写下来的过程是给自己找借口的过程。嘴硬心软的借口。

老子可是牛逼哄哄的狮子座啊,这可是最有姿态的星座啊!其实咧,我却只会故作姿态。前几天唇弟嘴硬说现在独身一人,不空虚,不孤独的挺好;我说我也不需要多一个人来质疑我荒谬的价值观,取悦我古怪的敏感点。末了却又说“罢了,无论我俩谁先缴械投降,一头扎进温柔乡那也无罪,毕竟向爱情妥协没什么大不了!”看吧,我们都是这样嘴硬心软的完蛋玩意儿。

其实不管是春姑娘的撩拨,还是周边存在的各种刺激,我终究,或是至少现在都还没能遇到那个改变现状的人。所以在遇到之前我都不急。不是真爱论的绝对拥护者,但说到底我也只是在期待能有一个稍稍契合的人而已。

现实不都是如此奇美,留心也会有奇妙的际遇,这是人生的绝美。

怀着不开心的情绪回家,路上遇见一个老人家。样子已经模糊记不清了,只记得老人家眼里自带的笑意。不是拐骗少女的猥琐笑,是温暖和煦的君子笑。周围树上挂着银色的小灯泡,点儿不梦幻,但相得益彰,霎时心情得到了深呼吸后的释放感。

我今天有点儿不开心,可追究起来让我不开心的原因不过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总结起来也不会超过140个字,不想赘述。因为这样的小事在人生际遇中不值一提也终会忘记。现在在做的,只是在缓解,缓解被戳之后的刺痛感。

不喜欢过年。虽说是普天同庆的日子,但对我来说不开心的事情反而比平常日子多得多,天气也是冷飕飕的不讨喜。但还是要感恩给我压岁钱的人,你们都是好人!

以上。

哼,我才不是在矫情呢!我只是有点儿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