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心的尾巴骨

考试前一周的每一天,我的日记第一句话都是"无事。"
我希望自己以平和的心态进入考场,完成考试。
事实也的确如此。
嘈杂的鸡叫声、狗吠声都没影响我看到题之后懵逼的心情。
看到题之后我就笑了,
恶劣的笑。
突然想到杨菊花说的一句话:
"有些事明明自己那么努力了,也依旧没办法成功。"
事情就是这样,更何况我不够努力。

考试两天中,
我冷漠的看着周围的考生,
大家热烈的讨论试题,或者紧张的复习。
每个人脸上都有一种刻意为之的兴奋感。
我没有。
今天晚上我哥把我叫到阳台,
和以前一样,
他抽烟和我聊生活,聊苦恼。
我没什么好接的,只是说我的看法。
他说他觉得我现在的想法很现实,对自己的打算也很贴合实际;
他说他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多么好高骛远,多么心比天高。
我说,我本来就是一个很现实的人啊。
他说他很欣慰。
没什么好欣慰的,我的确是个现实的人,
我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知道自己适合什么,也知道自己配得上什么。
其实大多时候我都不是自卑,也不是过分谦虚;
我只是自己戳破了大家善良的安慰。
我不需要那些,过分真实没什么不好。

脸大不美囊了吧唧不优秀是我可以接受的自己的缺点;
没脾气好相处也是我自己知道的优点。
我不是一个优点很多的人,反而劣根性极重,
所以异常感谢那些一眼看中或者相处之后能跟我成为好朋友的人,
你们都是有眼光的人。
但是我也不怨那些相处之后也只能跟我做朋友而不能进一步发展的人,
因为我的确不是一个很好的恋爱对象。
所以我现在结束了考试,
可是并不太想跟某人提"好好考试,考完试再说"的茬儿,
明确知道会让自己伤心的事不太想做。
一切终会结束,
走出考场,
独剩下一根被电动车后座和考场小板凳不断折磨的尾巴骨,
岌岌可危。

「最感谢,唇弟!我五点考完试,你五点零二就短信问我考试是否顺利。我妈都被你感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