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斩断的青春期

偶然听说初中相识相爱的一对恋人在前几天分手了。当下思想没适应,等到反应过来突然觉得怅然若失。

他们许多年许多天的恋爱,与其说是两个人的青涩感情,不如说是我们这些旁观者于青春最后的期待。现在他们分开了,突然觉得青春期很大一部分都死掉了。

平静的度过了清明节假期,我其实很享受这种清净。轻松地把自己带进回忆,认真思考我想做的事情。

终于把专升本的学习提上了日程,打听了辅导班,交上来定金。自暑假开始一直到明年三月考试前,我把自己丢进了临沂大学的专升本辅导班。

我从来都没觉得这么大的压迫感,自从确定了学习计划,突然觉得很惶恐。不是害怕堪比高三的紧张学习,我害怕一旦我败了,我该用什么样的心态面对众人。或许现在这样想太过遥远太消极,但是我真的害怕了。

从前我习惯把所有事情都赶到最近的时候,我总是鸵鸟心态的不想所有事。我坚信车到山前必有路。但我现在不敢那样了,无论专升本是不是人生只有一次的机会,我都觉得它太过重大,重到我要暂时舍弃一切,让一切为它让道。

舍友在欢乐的讨论去泰安爬泰山,去牡丹园赏牡丹的计划。我只想哭。

我没告诉舍友我要为了专升本舍弃大三的学校生活,我怕她们说出任何阻碍我决心的话。我是一个很容易被说服动摇的人。

看到几年前随手写下的东西,已经不记得当时的场景,但是从字里行间我仍能清楚体会我当时的感受。不觉得幼稚,只是明了的知道我已经离那个易暴易怒的青春期渐行渐远了。

我不敢说自己长大了,长大的意义太宽泛;只是我青春期的连接逐渐被世事斩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