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警察袭击的夜晚

周一的前夜注定不平静。
企鹅号被盗,挨个群组删除盗号者发的文件时才发现自己原来存在于这么多生活圈子。
已经熄灯的宿舍,听到门外新来的宿管小姐姐喊「二楼谁报警了?」偶买噶,难道是什么奇怪的东西爬上了二楼阳台?原本都已经开始装睡的母妖怪们瞬间来了精神,探头探脑的想要一睹歹徒真面目,却只看到了空荡荡的走廊。缩头回来拿起电话,娇嗲的说:「老公,好可怕啊!」啊呸!歹徒也是有视力的好么。。。
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后知后觉感动。

小长假时我大空空说「你要活到80岁,所以不用担心我许给你的生日礼物得不到兑现。」后知后觉很感动,不奢求能再收六十年的生日礼物,只是希望到那时我们依然能至少是朋友。我最希望的还是,我能健康活到八十岁。
无聊时候就会翻吾志点点,还有饱嗝。会被以前的自己逗笑,但是也会因为以前的我们太美好而更加讨厌现在这群娇嗲的母妖怪。
「如果像高中狗和你都在身边,现在这群妖怪我连看都不会看一眼。」「再不奢求能遇见像你和狗那样的朋友。」这是唇弟给我说的,也是我想说的。除了唇弟你,再想不出还有谁能在被警察袭击的夜里十一点回复我的牢骚短信。
难道世界上善良的邪子只有那么几个,恰巧都在大学前都被我遇见,所以我才会在大学因为找不到同类而如此孤独?好在你们都还没离我远去。
唇弟说「我会继续赖在你的生命里的。」这是老爷们儿的约定。就算多年后我真的能够长发及腰,我也依旧是那个脸最大的硬娘们儿。我还在等着当上市长的你建座广场安放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