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胆

永远无法成为像思特里克兰德先生那样的人,
虽然无法被人认同,但依旧在自我世界边缘游走,胆量惊人。
而我,只有半个胆。
大多时候敏感又沉默,
许是因为长久的磨合
真正在身边留下的人会觉得我是一个逗趣又好脾气的人,勉强可爱。
但是留不住的人心里我注定不是什么好印象。
不是不在乎,只是在乎也没用。
无权干涉任何人的社交范围和朋友圈权限,
只有默默在膈应和不在乎的切分点自我徘徊,无法纾解。
不能做到不理会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又没能力彻底扭转他人观念,
唯有自我调节的力量一再放大,但过程如鲠在喉。
道理我都懂,
只是有点闷闷的。
或许是内心的小恶魔也不想让我成为思特里克兰德先生那样的人吧。